欢迎来到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智慧健康研究中心!
服务热线:010-56234240 官方微信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账号
企业邮箱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
媒体报道
联系我们

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
智慧健康研究中心

电话:010-56234240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南门办公区

智慧大健康产业与GDP增长指数提高的关系
发布时间: 2018-09-12 作者:admin

GDP增长指数是以货币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指数。实践证明,GDP增长指数与人类发展指数、社会发展指数、社会福利指数、幸福指数并不天然一致,既存在相向而行、相辅相成的关系,也存在逆向而行、此消彼长的关系。改革开放带来的GDP增长指数提高是否红利,不是看GDP增长指数提高本身,而是看GDP增长指数提高与我国人类发展指数、社会发展指数、社会福利指数、幸福指数提高方向是否一致。如果改革开放带来的我国GDP增长指数提高与我国人类发展指数、社会发展指数、社会福利指数、幸福指数提高方向不一致,那么就应该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之一致起来;只有改革开放带来的我国GDP增长指数提高与我国人类发展指数、社会发展指数、社会福利指数、幸福指数提高方向一致,我们才可以说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。健康发展的GDP增长指数提高与我国人类发展指数、社会发展指数、社会福利指数、幸福指数提高方向是一致的,智慧大健康产业就是使GDP增长指数提高健康发展的模式。

 

在智慧大健康产业视野中,货币GDP不但不等于社会新增财富总量,而且不等于生产力发展速度。社会发展不但要有利于人的素质提高,而且要有利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。要树立智慧大健康产业发展观,就要区别“发展”与“增长”;要区别“发展”与“增长”,就要对“GDP”这一概念合理定位;要对“GDP”这一概念合理定位,就要搞清楚“GDP”这一概念。“GDP”即英文“gross domestic product”的缩写,也就是国内生产总值。在不同的经济学范式中,对“GDP”以及与之相关的“生产”、“价值”、“产业”、“成本”、“收入”等概念可以有不同的解读;而且由于参照系不同及概念间的相关性,对“GDP”的不同解读在不同的经济学范式中可以等价。但任何概念的发展都有一个从抽象到具体、从模糊到精确、从多义到一义的过程,“GDP”也不例外。中国转型经济为“GDP”概念的深化提供了典型环境。以中国转型经济为背景,看起来极其简单、一目了然、毫无歧义的“GDP”概念,其内容丰富多彩,在不同的经济学范式中会有不同的内涵,在实践中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;由此也可以看到今后“GDP” 概念精确化的发展方向——扬弃GDP增长观,使“GDP” 概念成为智慧大健康产业发展观的组成部分。

 

刚开始改革开放时,口号是“解放生产力”。由此采取的一系列配套措施,极大地推动了改革开放之初的生产力发展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“解放生产力”变成了追求“GDP增长”。追求GDP增长似乎使生产力发展有了量化指标;但量如果离开了质,就有可能形成泡沫经济,从而使改革、发展偏离正确轨道。“GDP经济”和“解放生产力”分属两个性质根本不同的经济学范式:前者属于配置经济学范式,后者属于再生经济学范式。我把配置经济学称为“口袋经济学”——把钱从一个人的左边口袋搬到右边口袋,就会为国民经济的增长增加统计数字的经济学。西方经济学中的“破窗理论”、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“大地震为GDP作贡献论”;以及各地政府官员在进修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课程后,纷纷回去把刚盖不久、耗资巨大的建筑推倒重建,以增加当地在其任内的“GDP数字”等“折腾经济学”,均属此类“口袋经济学”。“口袋经济学”不但披上了“经济学”的外衣,而且披上了“主流经济学”的外衣,得到了数学模型的严密论证,并在实践中被煞有介事地得到推广:所有配置型“企业”与配置型“产业”的产生、存在与发展都纯粹是各级政府官员为了提高政绩、增加GDP数字而人为增加的“流通”与“交易”环节。它们不但未能增加社会财富,而且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,从而增加社会交易成本。

 

口袋经济学之所以是口袋经济学,不仅仅因为“搬口袋”,而且因为“装口袋”——口袋经济学是货币经济学、价格经济学、金钱经济学、一切向钱看的经济学。在这种经济学看来,市场经济就是货币化、价格化、“产业化”、社会“产业化”;以价格为纲、“纲举目张”,价格机制是市场的核心机制;而人“幸福”的标准,就是赚更多的钱、口袋装得更满。